四个苗条的美女同样穿着缎子至肘的手套, 精致的光滑的黑缎子胸罩皮吊带高装的网眼长袜和细跟高跟鞋, 全是黑色的。 所有装束都是为了迎合观众口味、吸引观众眼球而精心设计的。 她们组成一个死亡连环,就是她们一定要死, 只是什么时间的问题。 她们将在极度惊骇和痛苦中死去,虽然她们的衣服相同, 但她们的死亡却不一样。 每个人将在她的自己位置上以特定的方式死亡。 其中: 二个女孩将很快、很容易地死去。 丽莎将会被斩首,对她是非常仁慈的。 Kerri将会在空中跳舞,持续长达几分钟。 剩下的两个最后死去,在她们同归之前,必须看着同伴遭受痛苦折磨, 因此她们不会感觉很舒服。 Patricia要忍受完全的刺穿,要有勇气面对极度痛苦的死亡。 Petra的肩上担着四个的命运。 在她失败之前她们不会开始遭受折磨。 但她一定会失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一但她失败,即开始杀害她的同伴,而她自己也将遭受巨大痛苦折磨, 慢慢地被电邢处死。 每个人都是死亡链上的一环,由Petra开始, 到Kerri结束。 她们是壮丽的牺牲者,是这架snuff机器上不可缺少的一部份, 这是多么美丽的一部分。 Petra用脚尖站在台子上,在两个脚跟下是两个死亡开关, 一个铁棍从地板上竖起紧挨着她的阴部,在铁棍的顶端是第三个死亡开关。 还有第四个: 一个小铁棒横在两脚间来限制它们移动。 这个铁棒处在一个方形电路中,其目的就是要保持她静止。 如果她移动腿部超过一寸,试图使脚或阴部脱离开那些死亡开关, 铁棒就会碰触方形电路而启动装置。 在她阴部和脚后的开关限制了她上下移动,她试图移向任何方向都会触动死亡开关, 然后就是她们全体生命的结束。 她目前的姿势是极端地不舒服,她已经非常疲惫, 就要达到极限。 行邢何时开始当Petra支持不住,碰到那四个死亡开关其中之一时, 整个装置将会开始运行。 发电机被装在一个直对着她的阴部像一个直立的肉棒一样的小杆上。 电缐从发电机引出来,分成「Y」字形,分别夹在戴着黑缎子乳罩的两个乳头上。 织物将会给她一定的防护,使她能多坚持一会。 开始电路中是高电压低安培,之后安培数将会慢慢地增加, 直到迫使Petra尖叫。 但Patricia不想听到她的尖叫声,因为Petra的牙齿正在紧紧咬着一根非常重要的钢缆, 钢缆的另一端经过天花板上的滑轮联接着一个小重锤 如果它掉下去就会直接触动地板上的另一个死亡开关。 Patricia脸朝下爬在一个叫「Jessica3000」的机器上(这是一台专门用来穿刺女孩的机器), 她的黑缎子裤袜没有提供多少保护长铁棒已经插入了她的经过润滑阴道。 现在尖利的烧烤杆抵在子宫上,准备更深的进入。 一但Petra叼着的重锤碰开死亡开关,烧烤杆将会在Patricias可爱的身体中穿行, 暗红色血在她的阴唇之间流出长铁棒将会继续深入。 最后它将会到达丽莎的断头台的边上一个开关。 铁棒推动开关;刀锋落下,Lisa的头磙落,磙到最后一个死亡开关, Kerris足下地板门打开。 这就是死亡链的全部运行过程这样每个女孩将杀死下一个, Kerri不须杀任何人但她必须看着其她人死去。 另外三人知道她们的生命完全地仰赖Petra的力量和勇气, 直到她失败一但她触动第一个开关,黑暗将降落在她们头上。 Petra的同伴唿喊着, 鼓励着她: 「挺住啊, 小妹!」「你能做到!」「我们的性命在你身上 Petra!」Petra在非常努力地坚持虽然她知道命中注定要失败, 为了勇气和荣誉她还要坚持。 支撑了两个小时以后,她的小腿胀痛,全身被汗水湿透;从头到脚闪着亮光。 大乳房上的缎子乳罩已经湿透了,她知道湿润将会更好地导电, 但她宁愿她不懂得这个道理。 她的全身肌肉开始颤抖,眼泪顺着她的面颊流下来, 钢缆拉紧着她的牙齿她渴望得到解脱。 她全身发痒,但她不能够为自己挠痒。 由于出汗,地面变得光滑,她的足趾稍微滑了一下, 啊上帝!幸好没发生什么。 她像一个光滑、艳丽的包裹在黑色内衣中的女神, 但是在她的脸上却写满了恐怖。 她何时失败她将触动哪一开关她的牙齿还能咬住钢缆多久她最后还有多少时间她将会受到多少伤害她开始没有注意那个阴部开关。 她的黑色网眼裤袜在轻轻磨擦那个开关,触动了它。 Kerri注意到了。 她的位置能看到其他人,她们被安排在一个直缐上;她在最后, 站在绞邢台上绞索紧紧住她的咽喉和手腕。 她听到了卡哒声,她知道那声音意谓着什么。 「哦,上帝啊,Petra!」她哭到。 Petra转过头来用奇异眼光看着Kerri。 Kerri哭着说: 「开关,Petra!你碰了下面的开关!」Petra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她知道那是真的。 她感觉到在她迷人的乳房中有电流流过。 她性感的呜咽着,现在虽然还不算痛苦,但是很快就会变得更糟。 但她仍然紧紧咬着颌骨,尽力使口中的钢缆不脱开。 疼痛逐渐在她的乳房中爆发,那是烧灼样痛苦, 疼痛使她振颤。 她的又大又园的乳房在胸罩中抖动。 她闭上眼睛,紧皱双眉,头发像电晕轮一样竖了起来。 她的呜咽逐渐变成了紧闭嘴唇的尖叫。 Patricia对面稍远的Petra,听到了这一切。 她骑卧在Jessica3000上动弹不得, 只能在心里祈祷: 「当它开始的时候, 只有上帝和我在一起」突然Petra尖叫起来, 重锤落下第二个开关开启了。 「哦,该死的!它灼死我了」Petra喘着气。 「它灼死我了,上帝啊,我实在受不了,我……Patricia!哦, 上帝Patricia我对不起你,我……」现在该Patricia尖叫了, 因为粗大的铁棒正在进入她的身体 她感觉到从未有女人有过的感觉: 她的子宫被的抻开、扯裂, 铁棒在她的体内移动穿过润滑的肠子。 她动不了,她的身体在颤抖。 她的丰满的乳房也在黑色胸罩中抖动,她平坦的小腹在机器上磨擦着。 「它要穿透我了」她喘着气。 「我能感觉到它在移动。 噢!上帝!疼死了!对不起,Lisa,我不能停止它」「没关系」Lisa答到。 她的声音出奇地平静。 「放松,随它去吧,那样将会比较容易些。 这是我们的工作」她曾说过「我要试着适应它, 有人出钱看我们受难而且垂死的只是几秒的事」Patricia全身湿透了, 完全失去控制「救救我我受不了啦!」她呜咽着。 「铁棒如此大,又硬……它是太……噢, 上帝它来这里了!」她张开嘴唇,唾液伴着的血水流出来, 尖利的铁棒露了出来。 Jessica运行得非常准确,锋利的圆锯片瞬间穿过了她。 机器轻易地从阴蒂到胸骨划开了她,柔软的内脏像倒水一样流到了下面的铁槽中。 现在她能做的唯一就是看着铁棒慢慢向前移动, 向着跪在断头上等候生命结束的Lisa移动。 Lisa的姿势几乎和骑卧在Patricia上一样,脸朝下。 Lisa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好受邢。 铁棒触到了开关,轧刀带着风声落了下来。 她的身体突然立了起来,她感到自己开始旋转, 她看到了已前在镜子中从未看到过的景象直接看到了自己的园园的乳房, 平坦的胃她丰满的臀部。 她看见从自己断了的颈部喷出美丽血泉,闪亮的红色血雨落满了她那无头身体, 染红了黑色的内衣。 她正在落下,磙动,沿着一个螺旋形长槽磙下, 最后她的头停在正对着绞邢台的地板门的机关上 她的脸向着上面她看见陆Kerri黑色的尖鞋跟穿过打开的地板门落了下来。 Kerri开始感觉到喉咙上绳索拉紧的疼痛, 但她还没有在意因为她过于恐惧了。 Petra仍然活着,但是已经奄奄一息。 烧焦的肉味充满空气,Petra的抽搐表明这个女人活不了多久了。 将被勒死的Kerri啜泣着看着Petra死去, 那是如此残忍: Petra的舌头卷曲着伸了出来;肉体发出嘶嘶声音, 乳头上冒出一股白烟。 她的生命结束了,身体变得柔软,但仍在微微抽动。 Patricia是下一个。 她不可能被用六尺长尖利的铁棒阴部到喉咙刺穿后还能活很长时间, 尤其是她的肠子已完全流到了下面的铁槽里。 她只是稍微战栗了一下,喘了最后一口气,全身瘫软死了。 现在只剩Kerri孤独地吊在那里,面对最后时刻到来。 她正在经受一种极慢的绞邢。 Kerri擡起脚跟一下一下的踢蹬着,两条腿互相扭搓着, 她很艰难蠕动着腹部她的皮球一样的非常性感的乳房, 在黑色胸罩中跳动着。 绞索在她的颈部勒出了一个深深的凹陷。 头发在她的肩部周围摆动。 她的脸由于痛苦而发亮: 嘴吧张开,眼睛半睁着。 一会比一会糟,大约二十分钟后。 她在做生命结束以前的最后挣扎。 她在剧烈扭动,抽搐,口水从下巴上流了下来, 溅到了发硬的乳头上她的小便失禁了,顺着黑色的网眼裤袜流到地上。 她身体在战栗,然后变软。 此时四个女孩子没有活着的了。 【完】。